阿沧的落仓(长弧)

一个短小的脑洞


#一个毫无意义的段子
#短小而不精悍(顶锅盖跑)




王富贵其实没那么讨厌白月初。只是……有些羡慕吧。羡慕他的自由,还有些别的什么。
可依王少爷的性子,又哪会承认呢——“死鸭子嘴硬。”白月初曾叹了口气如此评价他道。然后便被王富贵追杀着跑完了整座涂山。
只可惜,白月初才不会因为这顿揍而从此沉默——毕竟他都被揍过那么多次了。好在他这次还算是有良心,略微收敛了些许,只是偶尔讲讲。于是某天涂山容容就笑道,白月初你不是素来和那王少爷不和么,怎的还这般放肆,成天和他对着干,就不怕他哪天一气之下杀人灭口了?
然后白月初就打着哈哈道嗳那有什么可怕的。这还不是有您们不是?您容老板算无遗策定不会让小的受这个险的,对吧?
敷衍过去之后,他心里却莫名乐呵起来:王富贵那小子,从小就这个样儿。看上去越不待见什么,心里却猫抓一样越舍不得什么。
现在也还是这个样儿。白月初想。
“明明在意得不得了啊。”他很夸张地摇摇头,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你看,他明明那么在意我,却总是否认。白月初有些无奈地想,眼睛却弯了起来,透着点狡黠。
“可不就是死鸭子嘴硬么。”

——Fin.